琼海人网>琼海热点 > 热点 > 琼海贪婪家产毒杀女友双亲 千里奔丧两老尸体不能动

琼海贪婪家产毒杀女友双亲 千里奔丧两老尸体不能动

Qionghairen2015-11-02 17:30:33 来源:南国都市报 记者:王忠新 杨琼文 浏览:
  琼海:贪图家产毒杀女友双亲 男子自导自演凶杀案

  33岁的她以为这是一场浪漫的邂逅,却不料引狼入室无业的他冒充医生见财起意,以孝顺之名自导自演凶杀案

  贪婪家产毒杀女友双亲 千里奔丧:“两位老人的尸体不能动!”

  

\

 凶手邓韦善被抓。(资料图)
 

  在琼海嘉积镇银河路,一个树木掩映的小区,几片落叶被凉风卷起,散落在苗圃前的小路上。清洁女工正在挥舞手中的扫帚,而谈起几年前的一桩往事,女工却和许多住户一样,连连摇头叹息。

  时间回到2010年11月15日。这天早上7时许,正在辽宁老家的佘右军夫妇,接到身在海南琼海的侄女佘小玉电话:小玉的母亲冷茹病逝了!

  而佘右军的哥哥佘右明一家当时正在琼海度假,嫂子冷茹多年来身体很少发病,只有一个月前,佘小玉在电话里说,冷茹患脑梗塞一度昏迷,当时去了琼海当地医院治疗。

  佘右军一家和亲戚们顾不上多想,连忙赶往沈阳桃仙国际机场,准备直奔海南。然而,就在候机时,佘小玉又来电话了:“父亲也走了,可能是自杀。”

 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!佘右军一时根本无法接受。哥哥佘右明没什么病根,虽然患过肺癌,但2008年早动过手术,后来恢复很好,哥哥怎么会自杀呢?况且,佘右明和冷茹的女儿佘小玉,正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,老人又怎会如此草率?

  按照佘小玉的电话,她的母亲冷茹在2010年11月15日早上7时许,在琼海市一医院“因病”去世。而父亲佘右明,也是当天在琼海嘉积镇的家中“自杀”身亡。

  佘右军心急如焚,但他保持冷静,告诉佘小玉:“你家二老的尸体绝对不能动!一切等我们到了再说!”
 

  病故?自杀?

  两老人接连蹊跷死亡
 

  一路风尘仆仆,15日晚9时,佘右军赶到琼海嘉积镇银河路这个安静的小区,当他见到哥哥佘右明时,上前摸了一下大哥的双手,发现已经冰凉。

  这时,佘小玉和男友邓韦善一直哭个不停,邓韦善眼里含着泪花,指着阳台上一根电线告诉佘右军说,“爸爸是握着电线自杀的。”为什么自杀?两个孩子哭着摇头,他们也不知道。

  “我和邓韦善本来在医院照顾我妈,回家时,看到爸爸躺在卧室床上,盖着毛毯。邓韦善说早上回来看见爸爸手里拿着一根电线,另一端插在电源上,是他回来将电线拔掉的。”佘小玉也想不通,爸爸为何自杀。

  佘右明夫妇虽身体有小毛病,但在海南五指山度假时,冷茹每天都游泳,两人常散步登山,身体很好,腿脚灵活。两个老人一天内被发现接连死亡,情况非常可疑,佘右军当机立断,必须马上报警!

  而小玉的母亲冷茹,据称是在病房中突然病危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医生称,老人去世前3天的下午,在家属陪同下到医院看病。老人的“女婿”邓韦善称,冷茹因头晕昏倒。怀疑患脑血栓或脑出血,住院两天来生命体征相对平稳。

  冷茹去世前一小时,女儿曾离开病房约半小时。随后,老人病情恶化,不治身亡。
 

  警方初查:死者胃中查出可疑白色药物
 

  到达哥哥住处一个小时后,佘右军向琼海市公安局报案。其对哥哥佘右明的死因存疑,要求尸检。

  经初查,死者佘右明口腔和胃内发现了小片灰白色药物,左手有可疑电流斑,局部表皮脱落。

  死者冷茹,胃内同样发现了小片灰白色药物,她生前患有冠心病,心动脉硬化,但经排查,这种病情和她老伴的肺炎一样,远达不到致死程度。
 

  办案民警愁眉不展,到底是什么原因,导致了两位老人接连死亡?
 

  警方发现,2010年9月底,佘小玉和认识两个多月的男友邓韦善到海南,与小玉的父母先在五指山市一小区居住。男友做饭做家务全包,让小玉很是心动。

  经查,辽宁鞍山女子佘小玉社会关系简单。2010年7月,33岁的佘小玉在老家一家黑诊所就诊,认识了同龄的邓韦善。看到作为“医生”的安徽涡阳男子邓韦善很会说话,人也长得很高,一次看病时,邓韦善对小玉说,“这家诊所是黑诊所,你不要来了。”

  独生女小玉对邓韦善一见倾心。两人走到一起后,准备到海南发展。而此时,小玉的父母在海南养老,在五指山和琼海都购有住房。开着小玉的车赴海南的路上,路过安徽亳州时,男友称方便车辆年审,叫小玉将其车过户到他名下。最后,两人换乘火车抵琼,和小玉父母住在五指山。

  就在办案民警一面排查死者社会关系时,送检的死者心血等检材检查结果出炉:佘右明的检材中检出苯巴比妥成分,这种强烈镇静催眠药物,竟在死者心血中每100毫升达到近9毫克,已超过一般致死血浓度近3毫克!死者系催眠药中毒死亡,遭受电击,可加速致死。

  而同样,冷茹心血中催眠药物含量已超过致死血浓度4毫克!两位老人身处医院和家中,死因相同,二老极有可能是他杀。
 

  男友留话:“遗体不能解剖,否则没法超度”
 

  就在发现父母双亡的次日早上6点左右,佘小玉告诉在宾馆彻夜难眠的叔叔,她男友邓韦善称身体不舒服,有明显的心绞痛,一个人开车“看病”去了!

  “他走后,还在电话里说,爸爸是吃错了他配制的外用药后昏迷的,邓韦善发现后才用电击来抢救爸爸。”佘小玉告诉老家赶来的亲属,“信风水的男友还问过‘大师’,说老爸的遗体不能解剖,同时不能让太多的人去碰老妈的遗体,否则将没法超度。”

  小玉回忆起来,在安徽时,她发现男友身边带着5只小白色的药瓶。“这是我平常自己吃的安眠药。”邓韦善被问起时这样回答。

  “男朋友是医生,到海南五指山后,先给我妈治疗腰部疼痛,做针灸,吃活血药。”小玉回忆,父母每每发病时,男友就为老人做治疗。一来二去,两位老人对邓韦善越来越喜欢,在2010年10月,还谈起了两人的婚事。

  琼海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专案组负责人介绍,“两位老人死亡前,都和邓韦善有过接触,他在案发后突然下落不明,有重大作案嫌疑。”随后,警方将两位死者的“准女婿”邓韦善列为重点排查对象。

  民警了解到,到海南后,邓韦善对小玉父母说,他哥在上海做生意,他在安徽建了两层楼。而佘小玉曾和男友一同到过他家,和对方父母和姐姐见过面,发现他们家都靠种田为生,家境其实非常拮据。

  小玉担心父母不接受邓韦善,才一起对老人选择了隐瞒。

  而父母刚刚亡故,此时的佘小玉怎么也不愿相信,男友邓韦善是杀人凶手。

  民警做小玉的思想工作,只有把邓韦善找回来,才能查清真相,老人才能真正安息。
 

  落网伏法:家境贫寒怕影响婚事起杀机
 

  小玉强忍着悲伤,压抑了所有的情绪,按照民警指示,联系不知所踪的男友。“我爱你,回来吧!”一条信息显示在邓韦善所持的手机上。邓韦善回应了,他人已到山西。

  专案组干警毫不迟疑,立即联系山西警方。2010年11月25日下午5时,山西运城警方在永济市将邓韦善抓获。

  发现邓韦善时,他正穿着一身灰色西装。他将小玉过户给他的轿车开离海南。嫌犯落网后,琼海办案组干警连夜突审。相关推测,被一一印证。

  原来,和佘小玉到海南的第三天,一心为财的邓韦善坐不住了。2010年9月26日,邓韦善称去湖南张家界取车,却上了沈阳的班机,次日到小玉父母在鞍山市的家中行窃。

  邓韦善用钥匙开门,用切割机切开保险柜,偷走一条价值1.2万元的金项链和一对银手镯,又盗走邮票10多册,后在沈阳销赃得款1万元。随后,他乘火车到张家界。9月30日,邓韦善将女友过户给他的车开回海南。

  “回海南后,小玉的爸妈对我很满意,说起我们的婚事,还说想去安徽看望我家人,我很怕,怕他们到我家看到贫困的实情后,会反对结婚,这样我就不能拿到佘家的家产。另外,我偷他们家的事,他们也报案了,我怕事情败露,便想一不做,二不休,杀了小玉的双亲。”邓韦善供认,他此前买的5瓶催眠药,确实是准备自己吃的,后来对方以为他是“医生”,他就将计就计,用药物慢慢毒害两位老人。

  2012年,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,认定邓韦善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犯盗窃罪,判处有期徒刑二年。两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2013年11月8日,海南一中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死刑命令,依法对邓韦善执行死刑。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  一位对美好感情满怀期待的北方女子,自以为遇上了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郎君。就在谈婚论嫁之际,女子的双亲——住在琼海的一对“候鸟”老人,却在一天内接连死亡。男子安慰女友,“爸爸是自杀的,妈妈是病死的。”然而,这位男友却在两位老人刚刚去世之际,借故离开。2010年,琼海警方全力侦破此案。作案10天后,嫌犯落网。而杀害女子父母的不是别人,正是假扮医生的安徽无业男子,女子认识4个月的男友。

  来源:南国都市报:记者:王忠新 杨琼文
 

  琼海视窗www.qionghais.com  琼海最权威的综合服务性门户网站!

TAB标签:琼海 千里 双亲
网罗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