琼海人网>琼海热点 > 同城 > 人口结构已失调 建议夫妇必须生两胎

人口结构已失调 建议夫妇必须生两胎

Qionghairen2015-02-12 22:16:07 来源:中国广播网 评论:1浏览:
分享: 收藏

  人口结构已失调 建议夫妇必须生两胎

  

\

 

  梅志强委员资料图

  调整人口结构比控制人口数量更重要

  山西省政协常委 梅志强

  30年来,我国一直实行的是控制数量的人口政策。今天,以控制人口数量为主的计划生育工作已经取得巨大成就,我们忽视的是,单纯控制人口数量的计划生育是以严重的人口结构失调为代价的,后者带来的问题比前者更复杂,更难以调控,后果更难以想象。

  急剧控制人口数量带来的必然结果:1、老龄化程度加快。2、出生性别比失调。3、婚姻年龄和地区挤压。4、养老问题突出。

  调整人口结构是计划生育工作当务之急,建议:1、全面放开二孩生育。2、城市农村应采取相同的生育政策。3、制定并出台有利于年轻人生育二胎的政策。

  生育调节受到社会、经济、文化、生物等因素的影响。控制人口数量手段多,较容易,调整人口结构手段单一,很难。

  调整人口结构比控制人口数量用的时间更长,付的代价更大。呼吁为了中华民族的兴旺发达,为了我们和我们子孙后代的幸福,应尽早重视人口的结构调整,从政策和机制上让我们的子女生育两个孩子,而且一定要生下两个孩子。(山西新闻网)

  全国申请二胎人数远低预期

  中国放宽独生子女政策后,生二孩的小高潮并未如约而至,申请生二胎的人数远远低于官方预期。

 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数据称,当局原本预计新政策推行后,每年将增加超过200万个新生儿。

  但截至去年8月,符合条件的1100万对夫妇当中,只有70万对提出申请,而获批的仅62万对,远远低于官方预期。

 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曾表示,中国可能在2016年左右开始向所有夫妇开放二胎政策,放开后可能不会显著提高生育率。

  有外媒刊文称,专家认为城市生活压力可能是主要原因,中国人的生育观念已发生改变。(腾讯新闻综合中新网报道)

  

\

 

  图集看各地父母抢生二胎图

  

\

 

  2013年,实施了数十年之久的计划生育政策松动,“单独”家庭获准生育二胎。但由于政策在各省落地的时间不同,一些二胎宝宝在新旧更迭的时间差中“抢闸”出世,他们的身份能否适用于新政策,成为了父母们最关心的问题。摄影/《南方都市报》孙俊彬 孙俊杰 编辑/邹怡

  

\

 

  李春霖(左),39岁,黄文盛(右),39岁,他们的大女儿璐璐今年10岁。李春霖于2014年2月9日第二胎生下一个女孩。去年,黄文盛刚把户口从湖北迁到了广东。

  

\

 

  二女儿的出生,给李春霖家带来了带来更多的欢乐。同时,由于广东省直到今年3月27日才公布实施二胎政策,这也意味着他们可能要承担24万元罚款的压力。

  

\

 

  黄文盛是家中的独子,他的父亲以前是湖北某县的统计局局长。在黄文盛的独生子女证上,写着每个月发的5块钱奖励以及“为革命终生只生一个孩子光荣”。

  

\

 

  包华(左),35岁,刘希(右),37岁。2014年3月1日,包华第二胎生下一个女孩。包华最担心的是孩子长大后因为户口问题而受人区别对待。

  

\

 

  包华夫妻在生下第二个孩子后,就很注意给大女儿做心理干预,他们知道,对于孩子来说多一个弟弟或者妹妹需要她去分享出父母的爱,不过妹妹出生后大女儿非常疼惜她。

  

\

 

  胡华钢(左),43岁;肖扬(右),44岁。女儿潇潇今年14岁。2013年年底,已算高龄孕妇的肖扬生下一个男孩。

  

\

 

  肖扬儿时与父母的合照。肖扬家两代独生,她和73岁的父亲肖国诚都是独生子女,所以她不想再让下一代继续承受独生子女的压力。

  

\

 

  怀孕后,肖扬不得不辞掉工作,如今生完孩子的她又得到处求职。如果小儿子不算“单独二胎”,24万的罚款对于他们一家来说将是一笔压力巨大的款项,但是新生命的诞生也给家里带来了新希望。

  

\

 

  关林(右),37岁,蔡琴(左),32岁。关林家住广州番禺市桥,妻子蔡琴去年4月怀孕后,家人和亲戚都一致赞成保胎碰下运气。怀孕13周后,关林陪同蔡琴到番禺医院开始做产检,7次产检后,蔡琴顺利到达了预产期。今年1月3日,妻子蔡琴剖腹生产,有惊无险,生下了他们第二个女儿。

  

\

 

  关林大女儿怡怡看到妹妹在哭,过来亲了她一下。

  

\

 

  怡怡附身去跟刚刚睡醒的妹妹玩,她怕生,见陌生人会哭。以前经常都是怡怡一个人玩,自己跳舞唱歌或是跟猫说话。

  

\

 

  目前,妻子蔡琴已经辞去工作,专心在家带孩子,关林的工作是音响租借和调试,工资并不高。如果小女儿没有被归类到单独二胎的政策里,那么摆在眼前的就将是20万的罚款,这对他们家来说压力巨大。

  

\

 

  怡怡把玩具搁在沙发上,墙上是关林夫妻的结婚照,关林觉得,小女儿的出生已经过了政策线,应该不算是超生。

  

\

 

  徐强(左),33岁,卢梅(右),33岁,2014年3月5日第二胎生下一个女孩。徐强的父母是船工,从小很少在他身边,作为独生子女,他不想让下一代也跟他一样。妻子生二胎后辞掉了工作,徐强成为全家惟一的经济来源。

  

\

 

  赖静(左),30岁;廖波(右),33岁,大儿子大宝今年6岁。去年11月底,赖静剖宫产诞下二胎。由于赖静是O型RH阴性血,大宝出生的第三天被诊断为溶血引起的败血病,在新生儿科呆了十多天才出院。大宝性格有点孤僻,3岁开始就整天一个人玩iPad,他们想多生一个孩子给他作伴

  

\

 

  刘梅,33岁,潘宇,37岁,现居广州荔湾,去年12月31日生下第二个宝宝。2005年,潘宇和刘梅登记结婚,去年2月,33的妻子刘梅意外怀孕。潘宇是家中的独子,跟许多生二孩的家庭一样,独生的遗憾让他决定不让下一代重蹈他的命运。

  

\

 

  朱强(左),36岁,刘丽(右),独生女,33岁,大女儿5岁。2012年,刘丽检查出甲亢严重,不能怀孕,但去年5月意外怀上,2014年1月底生下一个女儿。刘丽父母均罹患癌症,父亲已于2013年去世。刘丽觉得独生子女背负的压力太大,所以决定再生一个。

  

\

 

  2014年3月27日,来自佛山顺德的杨小姐抱着孩子在广东省人大门口,希望为自己“抢生”孩子的身份讨要一个说法。6月18日,国家卫计委向媒体确认,曾发文指导各地对政策等待期中抢生单独二孩的家庭“原则上不做实质性处理”。这一消息对于不安等待中的家庭无疑是重大利好,但目前他们仍在等待地方主管部门的正式确认。

TAB标签:夫妇 人口 结构
分享: 收藏
网友评论
网罗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