琼海人网>琼海热点 > 同城 > 55岁倪萍谈重返央视:它找不到人了想起我

55岁倪萍谈重返央视:它找不到人了想起我

Qionghairen2014-05-05 10:05:15 来源:成都商报 评论:1浏览:
分享: 收藏

  原标题:《 55岁倪萍十年后重返央视:找不到人了想起我》

  

\

 

  倪萍(资料图)

  (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)

  核心提示:央视综合频道寻亲催泪节目《等着我》4月初开播,主持人正是在央视春晚上主持13年、阔别舞台10年、在观众心中挥之不去的身影——倪萍。近日,倪萍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采访,被问到是什么原因打动她再回央视,倪萍逗趣说:“估计找不到人,想起我了。”

  成都商报道 巩俐曾获美国《时代》周刊选为世界最漂亮的50人之一,她对“美”认为自信很重要,女人一定要在社会上有自己的价值,要是没有自己的能力就很快枯萎,美貌不是女人的一切。在电影圈近30年,巩俐没有“可以退休了”的想法。她说演员这职业是长青树,如果是好演员,生活和工作能分配得好,只要自己没有退休之说,到90岁还可以演。

  是的,女人一定要在社会上有自己的价值,如同55岁重返央视舞台的倪萍,50岁敢吼摇滚的张曼玉,即便是采访巩俐的杨澜,出生于1968年的她也依然活跃在荧屏上。这才是她们的美丽所在。那些花儿渐渐优雅地老去了,但她们留下的“美”,却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褪色。

  从早年的许戈辉、王志,到近年的李咏、小崔,甚至最近宣告暂别的董卿,央视名嘴的离开名单已经可以开出一串。就在名嘴们纷纷告别的时候,最早退出央视荧屏的主持界一姐倪萍,却出人意料地在离开舞台10年后选择了回归,以55岁“高龄”站上了央视大型公益节目《等着我》的舞台。

  倪萍说,当年离开,是因为“左边董卿、右边周涛”,挡了人家的路(海南特区报曾报道);如今回来,是因为“估计找不到人,想起我了。其实我还是台里的职工,原本我推了又推……”

  一身黑衣,赤脚穿一双绣花布鞋,头发略显凌乱,未施粉黛的脸流露一丝疲惫。昨天在北京,久违了的倪萍出现在了成都商报记者面前。“我本来已经都在后厨了,现在又要出来端盘子。”

  她并不讳言,自己因为太久没有拿话筒,担心做不好这档节目。她甚至花了半个月时间看各种电视谈话节目。她不再像以前那样随时煽情,她想让观众知道,她在平等地和他们说话。但提及节目中某一个让她揪心的寻父少年,她的眼眶瞬间就红了。而她的幽默感仿佛在积聚,采访中不断拿自己和工作人员开玩笑。“看到尚伟就不觉得自己黑了。”

  开始主持这档节目之后,倪萍尝试着在微博上频繁更新,分享自己减肥和儿子互动的故事。这个曾经一度躲藏在画画和写作小天地中的倪萍,以这种方式,回归大众的视野。不过,她还是说:“我其实对今天观众需求不是太了解。过去几年,因为儿子要学习,家里电视基本不开,电视不在视野当中。”

  重持话筒

  我本来已经都在后厨了

  现在又要出来端盘子

  成都商报:淡出主持界这么长时间,现在重新回到央视荧屏做主持人,是什么原因打动了你?

  倪萍:估计找不到人,想起我了。其实我还是台里的职工,原本我推了又推,我觉得自己没有做节目的状态,没想过也没准备,觉得一个好栏目别让我糟践了。毕竟,我还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做节目,挺没数的。就好像深更半夜在后厨忙,突然说让我出来端盘子。出来一看,都是小姑娘。

  成都商报:可是你还是接了?

  倪萍:我当时告诉他们要认真想一想。我考虑了半个多月,其实当时就是怕做不好,这个栏目主持人非常重要,我毕竟没做过真人秀。但后来同意,一半原因是我是台里员工,还有一半原因是想和普通人打交通,了解普通人的苦难。

  成都商报:做这档节目你的压力来源于何处?

  倪萍:压力不是通常意义下的压力。我自己觉得,在我这个年龄,我可取的是对生活、生命、情感特别不麻木,我心里积攒大量普通人的情感。很多美好的东西我特别能发现。恶的东西我也有态度。但确实,我太久没有拿话筒了,虽然之前做过评委,但这是两回事。现在做这个节目,需要我的世界观来引导。

  我其实对今天观众需求不是太了解。过去几年,因为儿子要学习,家里电视基本不开,电视不在视野当中。在考虑要不要主持这个节目之前,我天天晚上搜寻各种电视谈话节目到后半夜。我必须知己知彼,必须了解市场行情。我会问自己会不会说话,是不是可以和别人平等地说话,只有心平等了才是真正的平等,你的愿望要让求助者感受到。所以我告诉我的化妆师,千万别浓妆艳抹,那么多项链、耳环,艳丽衣服全部放弃,把心灵展现出来就好。

  

\

 

  倪萍(资料图)

  点击图片进入:倪萍谈离开央视原因:被董卿周涛“挤”出局

  谈心态

  你需要放弃那种

  让所有人都看你节目的愿望

  成都商报:从你过去口中不露头不露脸的状态回到前台,而且央视不少主持人都离开了,这时你回来了,内心有变化吗?

  倪萍:我觉得特别自然,这是一天一天形成的,到了一定年龄就知道。我从小就这样,我身上没有妒忌,不会妒忌谁比我白,玲玲(倪萍助理)黑是特点,看到尚伟就不觉得自己黑了。

  成都商报:那你如何看待别人对你的批评?

  倪萍:现在观众水平特别高,特别不好糊弄。现在没有一个调子把所有人喊来,每个人都声张个性。你需要放弃那种让所有人都看你节目的愿望。有人给我说,有人在微博上说你不好,你会不高兴吗?我说这就叫微博。现在比我过去做节目更难了要求高了。但我承受力比年轻时大太多了。过去,那种难受是真以为自己不好。而现在会思索,哪些你需要改哪些你不需要改。

  成都商报:你会去微博看网友评论吗?

  倪萍:以前不看,以前恨不得半年也不发一篇,急死人。现在我顺手就发,我觉得这是帮助栏目和自己。之前我从端盘子回到后厨,后厨不用喊,出来张罗就得喊。现在我每期节目都会都做笔记,会写一本新书,应该年底可以完成。

  成都商报:《等着我》这个节目有没有特别打动你的情节?

  倪萍:武大一个男孩,几个月时母亲走了,他暑假打工赚钱,到处找母亲。后来才知道母亲嫁过好几次,每次生完孩子就走了。这个孩子上中学时还找老师借了5000元,为了给得癌症的爸爸治病。老师就只有5000元,还是借了。人世间有这样的事情,你能做到吗?问他为什么还找母亲,他说妈妈流落街头没有人养怎么办?来节目的人是活生生需要帮助的人,通过电视手段表现,我其实觉得挺残忍的。我不忍心,但还得调观众胃口,这我有些不习惯。

  风格之变

  母与子

  过去做综艺节目肯定得喊

  现在这个节目说人话就行

  成都商报:感觉你主持风格中煽情的风格有点变化,甚至有时还会多一些自黑这样的幽默感,你如何看待?

  倪萍:过去做综艺节目,不能太接地气,肯定得喊。现在这个节目,说人话就行,要字正腔圆干嘛。以前我同事经常让我一起吃饭,让我给他们说笑话。可以说,生活中我是一个幽默的人,也喜欢幽默的东西。过去我和宋丹丹关系好,就是喜欢她那样的。不管你被批评,被骂,梳理内心全是你的宝。没有失败、苦难,就不是现在的我,我的内心是游刃有余的拐弯。

  母与子

  不会英语也照样抱孩子去美国治病

  母亲和母亲太一样了

  成都商报:你自己也是一个母亲,之前孩子生病,你照顾了很久,你如何理解自己作为母亲的身份?

  倪萍:我的节目里有一个89岁的老太太骑着三轮车找儿子,这就是母亲的光辉。母亲都是天性,所有行为都是自己不知道。每一个母亲,遇到需要顶千斤的时候,不知道自己可以顶起来。要换自己孩子的命,没有一个母亲会犹豫。我不觉得以特殊方式把孩子抚养大了,病治好了,多牛。母亲能量无限。我当时抱着孩子到美国,不会英语,但畅通无阻到各个城市,都是连比划带查字典的。其实人人都能做到,特别普通,母亲和母亲太一样了。

  我不能说培养孩子成功成功,毕竟他才15岁,还在上初中。我在微博上写儿子去修车的事情,儿子去修车打气,5毛钱打一次,他给人家1块钱说不用找了,人家不要。儿子觉得修车人牛,我心里特别高兴。他生活比一般人好,但这种价值观是我欣赏的。有人一块钱的盘子,也有人是一万的盘子,但可能有一块钱盘子的人更幸福,活得有尊严

TAB标签:央视
分享: 收藏
网友评论
网罗天下